<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kbd id='SrTU7NoCUo'></kbd><address id='SrTU7NoCUo'><style id='SrTU7NoCUo'></style></address><button id='SrTU7NoCUo'></button>

                                                                                                                                                                          现金游戏

                                                                                                                                                                          云南食品资讯网

                                                                                                                                                                          2018-01-17 09:43:17

                                                                                                                                                                            22日公布的这项民意调查是由德国之声独家委托德国最大的主流民调机构之一infratest dimap实施的。在于8月15日至17日对约一千名德国选民进行的此项问卷调查中,针对现行难民政策后果共设置了四个方面的问题,以假设的形式询问受访者的观点。

                                                                                                                                                                            在7月发生多起袭击事件,其中包括两起恐怖袭击的情况下,有58%的受访选民认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将导致未来“德国发生更多恐怖袭击”,仅有38%的选民不认同这一看法。

                                                                                                                                                                            尽管默克尔已于7月底宣布其九点反恐安全计划。但默克尔仍坚持其从去年夏天以来实行的“不设人数上限”的难民政策不愿改变。由于面临消化上百万新难民的巨大挑战,德国媒体常常将默克尔称作“难民总理”。

                                                                                                                                                                            其次,对于“德国的教育及社会保障体系将不负重荷”这一说法,有51%的选民表示认同,45%的选民表示反对。

                                                                                                                                                                            德国之声指出,据乐观估计,照顾难民每年需150亿欧元。其中,首先必须提供食宿,之后要融入社会须学习德语、接受培训。这就需要老师,以及接收难民儿童的学校和幼儿园。

                                                                                                                                                                            同时,51%的选民认为“德国经济将得到增强”,45%表示反对。对此,德国之声分析称,事实并非如此简单。由于德国机械制造、汽车制造和电子占到经济总量20%,而对于难民来源国而言,上述工业门类并非传统行业,“因此,他们并不具有相关的工作能力与资格”。

                                                                                                                                                                            此外,56%的选民认同“移民让德国更加多元化”,仅40%的人表达了反对意见。

                                                                                                                                                                            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是德国国家对外广播电台,属于德国公法广播电视联合会成员之一。(完)

                                                                                                                                                                          漫画:张建辉

                                                                                                                                                                            住房装修、搬迁、居民废旧家具更新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大件垃圾,这些大件垃圾的处理正成为难题。居民不知如何处理、随意丢弃,摆放在公共区域的无主大件垃圾不断增多。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78.6%的受访者遇到过处理大件垃圾的困扰。家里有大件垃圾时,77.5%的受访者卖给收废品人员,52.3%的受访者送给需要的人。62.5%的受访者建议设立大件弃物、建筑垃圾投放点。

                                                                                                                                                                            78.6%受访者遇到过处理大件垃圾困扰

                                                                                                                                                                            调查显示,60.6%的受访者知道如何处理大件垃圾,39.4%的受访者不知道。

                                                                                                                                                                            北京市某镇政府办公室科员吴宁(化名)表示,她会将大件垃圾扔在小区内的垃圾桶里,值钱的旧家电会卖掉。“小区应该是有这些大件垃圾管理规定的。但小区物业没有过通知,居民知晓率很低”。

                                                                                                                                                                            调查中,78.6%的受访者遇到过处理大件垃圾的困扰,21.4%的受访者没遇到过。

                                                                                                                                                                            在北京租房的90后程序员莫颜鲜由于工作原因,经历了几次搬家,“一次搬家的时候,室友买的沙发和椅子要处理,我们先是转发到几个同城群,看看有没有人买,最后一个外国人买走了一个椅子。没有卖掉的沙发室友打电话让回收站过来拿走了,花费了100元运费”。

                                                                                                                                                                            家里有大件垃圾时,77.5%的受访者会卖给收废品人员,52.3%的受访者送给需要的人,31.1%的受访者卖到二手市场,26.0%的受访者付费请人清走,15.3%的受访者随意丢弃在公共区域,8.4%的受访者不处理、堆放着。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环境工程专业的樊帆(化名)说,家里新装修时,需要更换床垫、柜子、电视机等大件家具,这些大件垃圾体积大,运输极不方便,经常需要自己手动扔在附近的垃圾站。“但是有居民会直接扔在楼下,既占地方,又影响环境整洁”。

                                                                                                                                                                            吴宁说,现在都是高层,没有地下室,好多大件东西屋里放不下又舍不得扔,就会寻找走廊等公共区域来存放。“但是如果发生危险,这些地方被堵住,后果不堪设想”。

                                                                                                                                                                            樊帆认为,随意丢弃大件垃圾的处理处置方式是极其不规范的。根据《大件垃圾收集和利用技术要求》定义,大件垃圾包括废旧家具(床垫、沙发、书柜等),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还包括其他的大件垃圾,如厨房用具、陶瓷、玻璃、金属、橡胶、皮革等各种大件物品。“大件垃圾由于复杂多样组成、含有各种有毒有害物质、不易降解、容易成为污染源,形成二次污染。此外,大件垃圾体积大,占用土地,因此,长期堆放大件垃圾会造成危害”。

                                                                                                                                                                            北京盈科律所环资部主任律师赵京慰介绍,从国家层面看,对大件垃圾有国家标准予以规范。从地方层面看,各地也有一些规范性文件出台。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在2009年出台过《关于全面推进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意见》,在该文件中,将生活垃圾处理明确为城市管理和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关系民生的基础性公益事业。在该文件中,也强调了要推进大件垃圾回收利用处置工作,重点推进现有回收体系与处理企业对接,研究制定支持政策,保障垃圾回收处置企业正常运行。

                                                                                                                                                                            62.5%受访者建议设立大件弃物、建筑垃圾投放点

                                                                                                                                                                            大件垃圾的处理存在哪些难点?调查显示,56.5%的受访者表示没有指定放置地点,50.2%的受访者指出市民不愿意付费处理,48.7%的受访者认为大件垃圾体积大,易损坏处理工具,42.7%的受访者觉得处置成本高,回收企业不堪重负,40.2%的受访者直言垃圾未分类,资源浪费,33.8%的受访者认为大件垃圾越来越多,26.9%的受访者认为无主丢弃,难追责。

                                                                                                                                                                            樊帆说,目前处理处置大件垃圾的方法主要是:随意堆放、非法倾倒、简易填埋、未经合理分类后直接焚烧等一系列不完善的举措。“这主要是因为大件垃圾处理存在一些难点,首先体积较大,无法对大件垃圾进行及时地压缩。其次,即使是大件垃圾,也有不同类型、不同的毒性和危害,垃圾分类体系还不够完善”。

                                                                                                                                                                            “目前的主要处理技术是填埋和焚烧,填埋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还容易造成二次污染,而不合理的分类焚烧会生成危害更大的有毒物质。” 樊帆表示,大件垃圾的处置技术有待完善,“大件垃圾也是放错地方的资源,需要我们合理处置垃圾、合理地利用资源”。

                                                                                                                                                                            科学处理大件垃圾,62.5%的受访者建议设立大件弃物、建筑垃圾投放点,52.0%的受访者建议倡导市民确立环保意识,50.8%的受访者建议属地城管或环卫部门上门收取,46.3%的受访者提议积分制鼓励居民参与大件垃圾回收,41.6%的受访者建议建立完善的快捷处理机制,方便市民参与,36.2%的受访者认为应对私自丢弃大件垃圾予以惩处,24.3%的受访者建议财政补贴支持大件垃圾回收处置。

                                                                                                                                                                            樊帆认为,应尽量做到大件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明确居民用户、企业、政府的职责。首先,垃圾生产者应支付一定的垃圾处理费用,用来进行垃圾的回收运输和处理处置。其次,相关企业对垃圾进行合理的分类回收,并有效地利用大件垃圾中的资源,对不能进一步利用的垃圾进行最终处置。此外,政府应该监督垃圾的产生和处置过程,给予垃圾生产者和企业一定的补贴,进行经济鼓励。最终垃圾产业链上的三种角色互相监督、互相补充、互相作用,实现大件垃圾的完整处理处置。

                                                                                                                                                                            青年群体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观念一直颇受关注。有青年崇尚“该花就花”,认为趁年轻要对自己好些,有青年则坚持规划储蓄,认为年轻时就要为未来多做打算。年轻人到底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消费观念?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571名19岁至35岁青年群体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8.4%的受访青年每月工资均会透支,45.4%的受访青年在平时生活中有时还需借助父母的经济资助,51.2%的受访青年期望“每月收入有一定比例剩余”,69.4%的受访青年认为年轻人应树立“有计划和理财意识”的消费观。

                                                                                                                                                                            28.4%受访青年坦言每月消费均会透支工资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湖南女孩张叶,每月房租几乎占了她一半收入,平时除了吃饭、交通等费用,偶尔还要有朋友聚会等花销。她直言工资“所剩无几”,“我工作有一年了,平时虽然不会因节省而过于约束自己,但消费水平真的不算高”。谈到为何没有多少积蓄,她坦言大城市的消费水平本来就高,还要承担房租这类不低的硬性支出,“想到去年过年回家没能给父母钱,反而让他们惦记我‘够不够花’,心里很难过”。

                                                                                                                                                                            河北省唐山市某中学教师王敏(化名)认为,生活条件好了,这让不少从小就没“受过苦”的孩子长大后也不会刻意去约束自己,更谈不上有计划地消费。也可能有一部分“攀比”心理,“拿电子产品消费来说,电子商品更新换代快,年轻人的电子消费账单也跟着堆积。很多被更换的电子产品可能并未是坏了,只因为‘不是最新品’”。

                                                                                                                                                                            调查显示,28.4%的受访青年每月均会透支工资,26.2%的受访青年处于勉强收支相抵的境地,也有45.4%的受访青年有富余,仅4.3%的受访青年表示富余很多。有45.4%的受访青年在平时生活中有时还需借助父母的经济资助。

                                                                                                                                                                            张叶坦言,经济学专业出身的她非常注重收入规划和支出分配,也曾两次制定具体量化的理财计划,“因为难抵日常开销,每月定额用于理财的收入比例从1/5降至1/8。”她还表示,即便每月可供支配的数目微小,也会一直坚持,“这是一个好的习惯”。

                                                                                                                                                                            调查显示,45.5%的受访青年表示平时会按照自己制定的消费计划去控制消费,有29.7%的受访青年则坦言不会,还有24.8%的受访青年则据情况而定。

                                                                                                                                                                            69.4%受访青年认为年轻人应树立“有计划和理财意识”的消费观

                                                                                                                                                                            “如果每月都能将部分收入纳入投资基数,这种保底、有规律的资金累积在心理上是一种积极暗示,也能稳定投资理财,增加选择。”谈到信用卡消费,在张叶看来,大部分人都是直接上月花下月,下月再还上月,“其实在资产的优化配置上并没起到作用,我认为这还可能扩大人们的消费欲望,甚至产生依赖”。

                                                                                                                                                                            青年群体所期望的消费模式是怎样的?调查显示,51.2%的受访青年期望每月收入要有一定比例的剩余,26.0%的受访青年则表示消费不超过每月工资就行,14.6%的受访青年倾向于提前消费,“次月还信用卡”,另有7.4%的受访青年直言消费应随意,“喜欢就消费”。

                                                                                                                                                                            王敏认为,年轻人有朝气、敢于接触新鲜事物的姿态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有长远的消费规划,树立责任心,“像一些消费水平远远超出收入水平的群体,除了宣扬的‘对自己好点’,还可能是出于心理脆弱,不够自信”。

                                                                                                                                                                            张叶则表示,年轻人初入职场,通常工资水平并不高,但生活还是要继续,“除了一些人是没有计划地消费,另一部分人应该是迫于无奈”。在她看来,年轻人的“必要消费”清单应该有“以提升自己为目的”的支出,“培养一个兴趣,练就一门技艺,偶尔去见见外面的景色,多读好书,这些都是回报丰厚的投资”。

                                                                                                                                                                            青年群体自身认为年轻人要建立什么样的消费观?69.4%的受访青年认为要有计划和理财意识,50.2%的受访青年认为要根据人生规划理性消费,另有33.1%的受访青年表示能享受的时候多享受。其他还有:多为兴趣和人生阅历消费(27.3%),不会花钱就不会挣钱(25.1%),要趁年轻时对自己好些(23.7%),消费水平代表身份地位(21.1%)。

                                                                                                                                                                            受访青年中,19~24岁的占16.4%,25~29岁的占44.9%,30~35岁的占38.6%。

                                                                                                                                                                            1年多过去,13岁的女生小曼(化名)依然常常从噩梦中惊醒。2015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小曼被同校的几名女生拳打、脚踢、扇耳光,还被点燃的烟头烫伤了手臂和面部,头发也被抓掉了一大片……

                                                                                                                                                                            类似的校园暴力事件,近年来频频被曝出。在校园暴力事件中,女生施暴行为增多、初中生比例高已成为不容忽视的新特点。

                                                                                                                                                                            8月15日,共青团陕西省委邀请律师、法官、专家和公益界人士,共同聚焦校园暴力现象,围绕这一话题展开分析探讨、提供对策思路。

                                                                                                                                                                            女生施暴多采用侮辱方式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2013年到2015年,我国各级法院审结的100件校园暴力案件中:针对人身伤害的暴力已经占到88%之上,实际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严重后果的高达67%。

                                                                                                                                                                            “新近发生的多起校园暴力事件正趋向‘规模化’。”对在媒体上搜集到的51个校园暴力典型案例进行梳理后,西北政法大学教育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管华发现,有多人参与的校园暴力事件多达37例,且均为多个孩子殴打一个孩子。

                                                                                                                                                                            施暴形式也更加多样化,使用刀具、棍棒和其他工具的,有十几例;超越限度的侮辱,如辱骂、下跪、食秽物、现场拍照、拍视频上传网络的,有20多例。致人死亡、重伤的占约30%,更多的则是使受暴者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不敢见人、神情恍惚、恐惧上学。

                                                                                                                                                                            这些校园暴力事件往往发生在放学后,刚刚放学时发生率最高,其次是上课前后。在寄宿制学校,则多发于晚上。事发地点主要在宿舍、厕所,因为这两个地方没法安装摄像头,除此之外多发于校门口。

                                                                                                                                                                            令人意外的是,女生施暴行为占到一半,多采取侮辱方式,对受暴者造成心理上的严重伤害。

                                                                                                                                                                            “相较小学、高中而言,初中生校园暴力最为严重,占64%。”管华表示,发生在初中阶段的校园暴力常以“团伙暴力”为特点,往往是打群架、多对一。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上述100件校园暴力刑事案件的统计报告:从涉案阶段看,小学生占2.52%,初中生占33.96%,高中生占22.64%。由于我国刑法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八类严重暴力犯罪承担刑事责任,所以初中生的校园暴力实际发生率并不能得到全面反映。

                                                                                                                                                                            为此,最高人民法院报告中,100起案件涉及的159名未成年被告中: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被告人55人,占34.59%;已满十六周日岁不满十八周岁的被告人104人,占65.41%。

                                                                                                                                                                            只有动刀动棍、严重攻击才是校园暴力?

                                                                                                                                                                            在我国,什么是“校园暴力”,至今没有明确界定。

                                                                                                                                                                            很多人认为,校园里的语言侮辱或同学间的外号、口头禅,只是玩笑,不算暴力,只有动了刀子、棍子,有严重的攻击行为才是真正的暴力。老师对学生语言上的不妥当,也会被认为只是出于教育目的,而非暴力。

                                                                                                                                                                            对更广泛的公众来说,校园暴力似乎只是那些“发生在学生中,以欺凌为主要目的的肢体暴力和侮辱行为”。只有产生了较为严重的后果,才可能引起相应的重视。

                                                                                                                                                                            即使如此,这样的校园暴力在现实中往往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专家认为,社会经验不足、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和方法,使未成年人在遭遇暴力欺凌时,往往胆小怕事、不知所措。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会主动或在第一时间将情况告诉学校或父母,“这使大多数的侵害行为被遮蔽,也使其发生往往具有长期性”。

                                                                                                                                                                            同时,处理校园暴力事件中,学校普遍的失当做法也给未成年人传达了错误信息:只要没被媒体报道出来,或没有家长追责,学校就会“能压则压”“能盖就盖”,态度消极。